Never Thought It Would Be Possible

Read English Version Here

你好,多謝你撥出時間閱讀這一期加拿大晨曦會通訊。 我的名字叫 Johnson,我是加拿大晨曦會駐中心的輔導員。 我從2020年初開始在這事工侍奉,很想與你分享中心的情況以及神在這個事工中所做的一切,但在我報告之先,讓我分享一些我的點滴 – 我自己的人生歷程,以及神最終怎樣呼召我。

我現年34歲。 我的家庭都是佛教徒,我從小就在佛教傳統下崇拜許多偶像。 當我在三年級的時候,曾有短暫接觸過在多倫多一家教會,對耶穌基督有一點點的認識:我知道神自稱是造物主,神是誰,耶穌是誰,以及他為什麼降世為人,為我們的罪犧牲自己的性命。 我承認這個故事令人感動,但我卻選擇性接受我想要的 – 我相信這個世界有一位創造者,並且有一個名叫耶穌的人曾在世,但我拒絕相信他的犧牲和復活。我不想相信十字架,因為這表示我不可以再沉迷於罪惡 – 愛這個世界和以及它所提供的許多東西。

我16歲那年,經歷了一段受創的關係之後,心中積累了很多的憤怒,所以決定要在生活上尋求一些新刺激。 我開始結交一班新朋友,甚至加入一個幫會。 有一天,這班朋友邀請我參加生日聚會,我去了。大多數的派對都是無聊的:我們在閒逛,吃喝,聊天和玩電子遊戲等。到了晚上,幾個朋友離去又回來,還帶來了一些氯胺酮或“ K”的非法毒品,我對這第一次親眼見到的非法物品很好奇。他們問我要否嘗試一下,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誰知就這一次,這一個的決定,這一個晚上,卻帶來多年的墮落。起初,我只是間中吸食毒品,然後每週一次,在不知不覺中,我每天都要吸食。 到了18歲,我已經被認定為吸毒上癮者。儘管我吸食不同類型的非法毒品,但我還是最喜愛氯胺酮和可卡因。由於我吸食大量毒品,加上氯胺酮是一種酸性的毒品,所以我18歲時的健康已出現了嚴重問題 - 腎臟和膀胱嚴重惡化。我試圖憑自己的力量戒除毒癮,總是失敗。2010年我嘗試求助於政府經營的康復中心,但都失敗。我的生活不斷走下坡,更糟糕的是我不斷進出監獄和在家中被捕。

2012年,我的一個朋友向我介紹他曾參加的課程:晨曦會。他告訴我說,這事工是靠福音的能力去對抗毒癮。我起初很猶豫,但最終我都參加了這課程。老實說,我決定參加這課程主要是希望讓自己的身體和健康能脫離毒品,賺取些時間使身體可以康復。此外,我給自己機會認識神多些,也許能與祂建立關係。慶幸在這裡我真的開始與基督建立了關係來。課程要持續18個月,但我僅5個月就離開了。內心的驕傲告訴自己,我的健康已很好了,我已足夠堅強,可以離開獨自生活。我確實錯得很利害。離開後不久,我已意識到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亦低估了毒癮的力量-就是撒但的力量。毒品再次抓緊了我。當我離開晨曦會後,找到了工作,但我的工資全數用在維持我這​昂貴的壞習慣。更可憐的是我比參加去晨曦會之前還要差。為了繼續吸毒生活,我作了最卑鄙的行動 – 就是偷竊,利用家人和朋友。我真是自私和可悲。自然地,我的健康再次惡化。我的生活簡直噁心!

值得慶幸的是,從晨曦會生活中學到的真理一直提醒著我:我不斷祈禱,求主寬恕並尋求祂的幫助。 我知道唯有神才可以拯救我。內心深知道神永遠與我同在,祂永遠不會拋棄我,在我這最脆弱的時刻,我最能感受到祂的同在。在這期間,主安慰我,並指示我要我重回晨曦會。我同意,並知道這是對我最好的。過了些短暫的時間後,神開始感動我的心,給我一個特殊的呼召:勝過自己的毒癮後,回頭服侍和傳福音給那些像我一樣在毒癮掙扎著的人,作為服侍神的路向。這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有自己的計劃,我想多賺點錢。起初,我一直拒絕這呼召,但最終神軟化了我的心,我降伏下來了,相信他知道什麼對我最好。縱然我已順服將自己投降給了神,但感到自己一無所有沒有什麼可以獻給祂。我只有再次相信他,並將一切都交給他。2014年我再次參加了課程。這第二次,我知道我有了目標,神為我制定了計劃。再次參加期間,我集中處理自己內心的問題,例如憤怒,驕傲和耐性(現在還在改進中)。臨近18個月結束前,我更被祝福有機會到晨曦會在台灣的總部。雖然我不會說當地國語話,但是在中心的時間,確實親眼目睹神大能的手在兄弟姐妹和整個事工的工作。這次經歷讓我謙卑下來,懂得感恩我在加拿大晨曦會所得到的。我在2015年夏天成功完成了整個課程。這次畢業離開晨曦會跟第一次離開完全不同。 這次我很擔心可能發生的事情 –又回到吸毒,幫派和非法活動的生涯。但是這次我全然信靠主。如果我告訴你們,那些衝動 / 誘惑沒有再困擾我,我就是說謊了。因為我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與毒品為伍,我的腦袋還記得許多與毒品有關的虛假“美好”回憶。我知道這些誘惑會一直留在我身邊的,一句老生常談說:跟毒癮的鬥爭是一生一世。現在的分別是,一旦誘惑出現,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祈禱 – 現在,基督是我的力量和基礎。離開晨曦會不久,我就報讀天道大學學位課程。花了四年多的時間,終於獲得了宗教教育學士學位。重返學校很艱難,而且整個過程都是艱難重重,但靠著神的恩典,渡過一個個的難關,並於2019年畢業。在這四年中,我在很多方面都得到豐盛的祝福:晨曦會不斷的支持,得到多倫多華基教會(TCCC)的接受,新認識的兄弟姐妹都全然接受我,多倫多華基教會(TCCC)充滿愛心的領導團隊悉心指導。我也有很多服侍的機會:在多倫多華基教會(TCCC)的兩個暑期實習,領導“避寒的事工”(服侍有需要的人),青年團契,小組,青年營等等。我很幸運有一個強大的社群保護和支持著,使我得以學習和成長。這四年的學習中,我明白社群的重要性,及它如何影響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成長。

2020年初,我開始在加拿大晨曦會全職事奉,開展我人生的新一页。 直至今個月我已當了7個月的全職同工了。像許多在晨曦會世界各地任職的同工一樣,我都要經歷從學生的階段到成為中心的同工。為了讓我在加入同工行列之前,變得容易,晨曦會容讓我之前來到中心,適應未來的新角色並同時了解學生。在我剛開始時,有四個學生。 我要盡快決定作老師的定位:作個權威性的老師,或是作同輩兄弟的大哥哥。我選擇了後者。是基於兩個原因:1)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不同。我到亞洲探訪晨曦會的中心時,注意到所有學生都很尊敬老師,至少他們在老師面前時,並可以看到一定程度的紀律。但加拿大的文化強調自由,在最壞的情況下,會產生了一種權利感。我經常看到就是 “與我無關”, “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的態度,這類自由度的發展在我們的社會中便變得更猖獗了。 我明白了這一點後,知道若仿傚台灣作一位權威性的老師,在這裡是行不通的。這種方式只會帶來有限的信任,甚至可能令學生與老師之間造成反感。2)我想起我還在這裡當學員時,已明白很難與只會下命令的老師建立關係。反之那些願意和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玩耍,並樂於與我們傾談的老師,我們較容易對他開放自己。我希望學員與我相處感到舒服,以使他們樂於與我分享他們的想法和感受,所以我決意作一個以身作則的老師,像一個大哥哥。感謝主,這一方向到目前為止都十分可行。

其實過去七個月都充滿挑戰。剛開始時,已有一位台灣的老師在中心服侍。不幸的是他不會說英語,而我也不會說普通話,溝通上非常困難。結果親身的培訓減少了,但正好在這學習和融入崗位時,神給我機會來完全依靠他。在第一個月,我主要花費時間去了解兄弟,熟習每天日程的安排,並留心觀察中心可能要改進的地方。正式全職事奉之前,我已知道一件必需加插的事 – 這事在我從晨曦會畢業後一直幫助和引導著我的 - 就是”社群”。正如我之前所提及的,一個愛護我,對我負責任,幫助我成熟,和助我成長為基督徒的社群。當康復中的癮君子成功完成或中途退出課程-他們的生活可能會非常艱難- 不單單是因為他們的癮癖,亦會因為他們失去了這裏的歸屬感。他們大多數只有吸毒時的朋友圈,並沒有其他可依賴的積極友誼。這就是我為什麼對社群那麼看重 - 視乎戒毒者與什麼人結伴,結果可以使他們繼續歸正或走向回頭路。互相負責是尤其重要,這就是為什麼必需建立一個社群 – 有班屬靈的人會幫助他們學會互相負責和陪他走過這旅程。話雖如此,我希望為學員們能提供一個社群,讓他們在離開晨曦會課程後可以向他們求助。我更希望這課程能夠幫助學員與神建立關係,並在他們的信仰在這裡得以開始成長,同時我也想為他們安排課程後的照應,以便他們尋找合適的社群。今年的1月和2月,我帶領學員參加多倫多華基教會的每月一次的“一起服侍和學習(SALT)” 團契,希望能加強培育這個社區。從學員的分享知到他們都享受在這團契裏真誠的交流和融入。無奈因COVID-19在三月份開始迅速傳播,這些計劃都要被擱置了。盼望將來可以讓他們參與更多的多倫多華基教會的活動,小組等等。

封城期間我們都很忙碌。這個平房,我們稱之為中心,已經運營了近超過15年。這些年,不少學員和老師進出過。中心放了多餘的雜物,順理成章成為了我們的封城期間工程 – 清理雜物並進行翻新。 我們決意將這個成為敬拜的地方,並學習整理和清潔!這個時候,剛有兩名學員一位完成課程離開了,因此只剩下兩名學員(為了保護學員,疫情期間我們暫停接收新生)。連同老師一起,我們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完成這工程。我們的第一步是整理整個房屋和車房 - 清掉雜物。最後,我們要租訂兩個大型貨櫃 (照片中),董事們告知帳單列出總重量超過6噸! 難怪我們的身體這麼累。

整理過後,我們搬到了睡房,重新粉飾它,放置一些二手家具(我們看來都是新的),簡化房間的佈置。右邊照片是教室的之前之後。在每個房間,都盡量佈置得簡約,用差不多的件數 / 類型的家具,使每張床都能擁有公平地分配的空位 / 存儲空間。照片可能很難看得到全貌,但是確實已清理很多物品。現在學員打掃和整理這些房間便容易得多了。 最後要粉飾的房間是班房,這裡是我們使用最多的地方,學習,靈修和敬拜等,因此我們希望盡最大努力去翻新這個班房。左邊照片是翻新前的班房。最初準備粉飾這班房時,計劃是將椅子和桌子搬在一旁,裝修後搬回原處繼續使用,因為許多椅子的面布和書枱都破舊了。我本想向董事們要求更換,但知道現在正 COVID-19,不是最好的時間。可幸的是,神感動了曾經參加“晨曦會” 課程的許多畢業學員的心。我只聯繫了其中兩位畢業的學員-Andrew和Terry,他們毫不猶豫便答應幫忙。他們共捐贈了10張新的椅子給晨曦會。之後,其他畢業的學員(Andy,Delvin,Jake,和 Richard)知道了並打算捐助,他們捐助的錢用作購買新的書枱。我們非常感謝他們的捐助。感恩他們學會了感恩,知恩,報恩。這整個過程提醒了我,神是施恩的神,祂如何渴望施恩給願意行在祂旨意的人 - 儘管重點不是我們可以從神那裡得到什麼,而是神是會供應的。右邊的照片是班房現在的樣貌。

老實說,我不敢說這段在任的時間特別順利。但每次我開始適應了新的角色或新的習慣時,都會開始覺得舒適,直至COVID-19發生情況突變,才醒覺我要從新開始我的角色。無論是怎樣的困難,我都感恩,因為神總是對我說,服侍並不是追求舒適-回顧所有的門徒,沒有一個服侍過程是容易的。神在這段期間,常常提醒我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的。到目前為止,董事們都給我很多正面的鼓勵,但神給我看到和學員一對一的訓練中我太倚重個人的經驗。自覺自己要加強進修,特別在輔導方面需要更多培訓。經過多次祈禱,我決定繼續深造,並於2020年9月會開始在天道大學神學院供讀一碩士課程 - 專攻臨床輔導。值得慶幸的是,晨曦會各董事都十分支持,並願意制定時間表配合我可以上學期間亦同時繼續在晨曦會全職事奉。今年9月是我人生又一次改變需要時間適應。

我知道前面的道路將會有很多挑戰,我會繼續奮鬥,知道神每一步都陪我走過,已心感安慰。神不僅直接也間接地鼓勵著我。在這幾個月的服侍,已不斷看到神在學員所做的各樣驚人美事:一學員課程畢業後,與他的家人重新建立緊密和諧的關係,並找到了有前景的職業;另一學員曾經欺詐別人,好打鬥和一直離不開毒海的,現在正學習信靠神,,態度也變得謙卑。還有,一位曾常常拒絕投入課程的學員,現在做事都變得非常盡心盡力。癮君子最難改變的是心態,但靠著神的恩典和力量,這並非不可能。我高興在神國的事工上有份,祂讓我看到了這些神奇改變。我感恩得到這服侍的機會,並各董事,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再次感謝你們抽出寶貴時間閱讀這通訊。我謙卑地盼望你們不斷的支持和祈禱。願神祝福你們!

© 2020 Operation Dawn Canada

odc_logo.png